首页*天恒*首页
2021-01-14 82

  

 

  聚金财团主管QQ:722972

  

注册

  

登录

  8月8日,浙江新闻客户端关注报道了台州两名男大学生找工作,被招聘公司带去注射了玻尿酸,每人因此欠下3万元“即分期”医疗美容分期贷款的事。

  今天,又有一名19岁的女生来电哭诉,自己也去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应聘,同样被带去打了玻尿酸,办理了14720元“即分期”美容贷。

  小叶今年19岁,长得文气白净。8月3日,她到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应聘前台。一名姓王的主管建议小叶做网络主播,薪酬更高,但小叶拒绝了。王主管告诉她,公司注重形象,不管前台还是文员,公司免费提供形象包装。

  “王主管说我的脸需要打瘦脸针,鼻子要垫高一点。公司有合作的医美,在台州口碑很好。”小叶说,在简单聊了薪酬等事项后,王主管让她第二天去复试,要带上身份证、银行卡和一寸照。

  结果,第二天,小叶身份证丢了,王主管微信催促她再来复试。于是8月4日,小叶就从椒江赶回杜桥去补办身份证。

  8月5日,小叶带了证件去复试。“我在那里等了好一会,王主管就带着我出去了,说那边有人在等,没告诉我去那里。”小叶急匆匆地跟着,然后到了整形美容医院。

  “在医院的形象设计室,咨询师说我打3针就可以了。公司说免费包装,我一直以为是公司出钱,期间没有提过贷款,而我也挺想应聘成功。”小叶说,“之后,进来一个导医,拿走手机操作,让我填了名字和地址,我以为是关注美容医院的公众号。”

  在导医操作之后,王主管和小叶说,等下会有电话打过来,你说这个钱会做双眼皮和割内眼角。接着,小叶接到一个回访电话,单纯的小叶按王主管说的回了。

  接着,小叶在填充物注射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下午1点左右,小叶打了瘦脸针和玻尿酸。

  打完针出来,小叶看到手机上收到的“即分期”发来的14720元消费贷款通知,她有些紧张,“但王主管说,公司会给你工资,给你提成,让我不用担心。”

  回家之后,小叶想想不对劲,她考虑过报警,又怕没有证据。小叶说,她面试那天,还有另外4个年轻人在面试。昨天晚上,该公司和小叶签了和解协议,公司帮她退了贷款,她也不打算再追究。

  8月9日,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探访星灿网络科技公司,该公司大门紧闭,未能联系上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

  对于很多学生家长质疑的这家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否有资质,是否存在诱骗学生签署合同,违规操作的情况。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联系到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侦大队教导员黄彬:“接到报案之后,我们非常重视,第一时间跟进了解。但是根据现场了解的一些信息及当事人自己提出的和解要求,这个案子并没有立案。不过,案件还是持续调查中,如果确实涉及到违法犯罪,也会采取响应的措施。”

  另外,台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林莉萍处长告诉记者,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体是符合规章制度的,公司证照也是齐全的,目前没有因为此事件对该公司采取处置措施,后续将会继续根据实际情况再做跟进。

  记者了解到,目前,这几名学生已经和公司签了和解协议,由公司出面取消贷款,几位学生家长也表示不再追究。

  目前,在台州几乎所有的医疗美容机构都开展了医美分期项目,其中,一些不正规的机构以不正当的方式,招徕缺乏甚至毫无还贷能力的人,让其办理医疗美容分期贷款,这样的乱象还是需要有关部门严加监管。

  针对此事件,台州市公安局反虚假信息欺诈中心的张宇翔警官给出了权威提醒:“在挑选工作时,多留心眼。要知道没有这么多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要被诈骗者给出的高额回报蒙蔽双眼。在和招聘者谈论时候,尽量多可能了解对方身份信息,并确认身份真实。约定工作收入、工作职责的时候一定注意多保留聊天记录等证据,哪怕对方不是骗子,也要注意保护自己的权利。”

  面对这些问题,除了相关部门应发挥应有的作用及学校要加强安全防护措施外,大学生自身在求职过程中也要提高警惕,增强自我安全防范意识。

  台州两大学男生找工作,被带去打了9针玻尿酸,每人还办理了3万元的网络贷款。报道刊登后,引起很大的关注。网友纷纷谴责招聘公司的套路时,关注事情的进展。学生所在的学校高度重视,积极与公安和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联系,希望帮助学生维权。昨天,学生已经报警,椒江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介入调查取证。昨晚截稿前,记者了解到,招聘公司愿意将贷款还清,并每人赔偿7000元精神损失费。

  昨天中午,小包和小茹跟随民警再一次来到应聘的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称负责人不在,情况不清楚,但提供了两个男生签订的“星计划签约合同书”。接着,民警来到整形美容医院调查取证。

  整形美容医院提供了小包和小茹的填充物注射知情同意书和告知书,上面有两个学生的签名。工作人员称,注射玻尿酸是经过客户同意签字后才实施的,并提供了注射医生的行医资格证和当日注射玻尿酸的收据等资料。

  记者看到,注射的是“伊婉”玻尿酸,一支单价4800元,打折后9支的价格为3万元。

  贷款是谁来操作?对于这一关键问题,小茹说:“当日到医院后,咨询师和他们介绍了打针的部位,但是没提贷款的事,后来工作人员直接拿他们手机操作了。”小茹手机收到的“即分期”信息显示,订单销售是美容门店的工作人员。

  民警要求调取当日咨询室里的监控,工作人员说去调取,但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调取出来,称第二天会将监控内容送到刑侦大队,而当日接待小茹和小包的咨询师也正休假。

  昨晚截稿前,记者了解到,招聘公司愿意将贷款还清,并赔偿每人7000元精神损失费。

  说起儿子的遭遇,小包的妈妈直叹气:“他出去找工作,最怕遇到传销什么的。孩子没有社会经验,容易被诱导,稀里糊涂被拉去打针,还欠了那么多钱。”

  社会经验的缺乏的确容易使学生在求职过程中乱了手脚。两名学生所在的学校——台州电大组织人事处处长徐文威说:“得知学校学生的遭遇后,校方很重视,和公安及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积极联系,希望对这类诱骗性质的行为打击一下。同时,加强学生求职方面的安全教育,目前正值暑期,已经通过微信方式提醒学生注意安全,下学期开学,我们还将开展全校范围内的安全教育,希望同学们引以为诫。”

  对学生的求职遭遇,浙江海贸律师事务所顾卫超指出,对于贷款合同,是不是本人操作、本人签字很关键。因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在任何涉及权利义务的文书上签名,应当承担法律责任。一般手机操作视为本人操作。如果不懂不明白的情况要询问经办人,如果经办人员提供虚假信息,则构成欺诈,可以撤销合同。

  也有人说如果男生是在公司劝诱的情况下,签订了相关贷款合同,该怎么处理?顾卫超说,劝诱虽说是一个误导,但最终判断还是由本人决定,男生也应承担责任。如果有胁迫的情况,应该在获得自由后马上报警。

  在此也提醒广大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学生,在任何涉及权利义务的文书上签名要慎重,签名是一个法律行为。

  两名在校男大学生暑期找工作,最后却被带到美容医院做了整容,并为此办理贷款。每人一次性注射了9支玻尿酸,回到家,父母看到脸部肿胀的儿子,才知道他们被带去打了针,还欠下了3万元贷款。

  小包和小茹是同学,今年19岁,是台州电大大二学生,下学期开始实习,两人就想着找份工作。

  8月4日,记者见到他们,两个男生个子不高,一脸稚气。两人的脸上,还留着打玻尿酸后的痕迹。小包的脸部僵硬,眼窝处还有点淤青,小茹的下巴显得特别俏。

  “我们是男生,从来没想过要整形。面试后,公司的人就带我们去了美容医院,说整形是上镜的需要,钱也是公司出,我们稀里糊涂就去了。打完后才发现,这钱是用我们的名义贷款的。”小包说,“打针的时候可疼了,我打了6针后实在受不了,说不打了,医生说不行,一定要把剩下的3针全部打完。”

  最近,他们在58同城看到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招聘文员,就应聘去面试。

  8月2日,两人来到位于椒江巨鼎国际商厦的这家公司,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

  “公司说文员的职位满了,问我们会不会打游戏?我说会,张某就建议我们当游戏主播,工作轻松赚钱也多。”小茹说,他们当时没有答应,说回去想想。回家后,小茹收到公司发来的短信,让他们第二天带上身份证、银行卡和一寸照再来复试。

  两个男生商量后,决定再去看看。8月3日中午11点左右,小包和小茹再次来到这家公司,张某说领导在开会,在等待了20分钟后,张某和另一个男同事就带小包和小茹去了一家美容整形医院。

  “本来说是去医院咨询一下,到医院说要做微整,张某说做了微整后上镜好看,费用是公司出,没有提贷款的事。”小包说,“整形医院一名咨询师坐在他们对面,做出来一套美容方案,说哪里需要打,我们的银行卡和身份证也被拿过去,说登记用。”

  小包的手机显示,下午1点14分,他收到一条“即分期”发来的短信:您申请的消费贷款30000元已审批通过!还款日为次月12日,还款方式为微信主动还款,每月还款金额为1550元。

  看到3万元的金额,小茹吓了一跳。“我问贷款的钱为什么没到我的账号?对方说,你不用看这个余额,到时还款日会提醒,公司每个月分期帮你还。意思是我们干多久,公司会帮你还多久。”小茹说,在自己追问工资待遇和公司还款方式时,张某和同事的回答不一样,他也听得一头雾水。

  打完针后,小包和小茹到公司签了一份“星计划签约合同书”,合同期限为一年,即从2017年8月3日至2018年8月3日。甲方保证乙方每个月收入保底3500元。两个男生并没有拿到合同,只是让他们拍了照。

  回到家后,小包的表哥卢先生知道了贷款的事,想想不对劲,“好好的去面试,怎么被带去整形了?如果这贷款是公司出钱,为什么要小包来贷款。而且每个月还款,钱也是从两个孩子的工资里扣,这不也是孩子自己承担吗?”卢先生感觉这两个孩子被骗了,“我怀疑公司是诱导孩子去整形消费。”

  小包表示,工作人员用手机操作贷款后,有电话打过来确认,自己的确同意贷款了,但当时是受到工作人员影响,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主意,“一开始明确是公司出钱,我以为会一次性还上。后来才知道是我们自己贷款,今后从每月的工资扣。”

  包妈妈知道儿子贷款的事后,一晚上没睡着,“两个孩子不懂事,还在读书,一步步被套进去了。你说好好的男孩子,有必要去打整形针吗?还没工作,就欠了3万元的债。”

  8月4日中午,记者陪同小茹和小包以及家长一起来到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何小包和小茹过来求职,却被带到了整形医院?一名长发的女性工作人员回应了此事。

  “当主播要火要赚钱肯定要颜值高点,做微整也是个人打造形象,但这是个人意愿,没有强制性,打玻尿酸也是他们签字后再打的。”这名工作人员说,小包和小茹虽然是学生,但是是一个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他们自愿申请贷款,一步步操作下来,他们都是知晓的。

  小包和小茹说:“贷款是医院工作人员拿他们手机操作的,操作完后才知道贷款。”

  随后,工作人员拿出两人的合同,称合同有两个方案呢,在酬金及税费这一项,小茹和小包选择的是方案二,即所得报酬全部归乙方所有,所有的投资费用甲方有权从乙方劳动报酬里扣除!签约期内,可以分期还款给甲方,如果乙方终止合同,乙方应一次性偿还甲方所有因乙方产出的全部费用。

  记者了解到,这里说的所得报酬主要指直播平台粉丝刷礼物的收入,合同意味着“即分期”每月1550元贷款由公司还,但得从小茹和小包的工资里面扣除。

  工作人员建议,他们可以选择合同的第一个方案,公司会给他们保底3500元/月,“即分期”贷款不从工资里扣,但甲方要收取乙方45%的所得报酬。

  被问及还愿不愿意做主播的工作,小包和小茹直摇头。小茹的妈妈也不放心继续让孩子在这里工作:“他们还是学生,没有偿还能力,无缘无故拉去打针干嘛,是赚打针的钱。”

  对家长提出终止合同,工作人员建议小包他们继续做主播:“可以在家用手机直播,一天保证4个小时就可以了,公司也会对他们进行培训。如果要解约,公司不会追究违约责任,但打针的钱得由他们负责,公司不会承担。”

  (原标题《两男生找工作,被招聘公司带去做微整后续——学生报案公安介入调查》。编辑罗亚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