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脉动登录%注册首页
2020-10-18 74

  

 

  聚金财团主管QQ:722972

  

注册

  

登录

  2015年3月,经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协议,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于支付阿如补偿款50000元。2014年10月8日,经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协议,安徽韩美整形外科医院管理股份有限公返还阿梅治疗费14000元。

  为了把自己变得更有型、更漂亮,不少时尚女性选择整形,但有些女性在整形后不但没有成功反而留下诸多后遗症,严重者甚至生活无法自理。近年来,这样的医疗纠纷也频见报端。

  “要想整形先花68000元办理会员卡”“要看药品必须先交费”近日,记者对合肥多家整形医院深入调查暗访,发现乱象不少。

  记者声称自己是来咨询美容微整形,前台工作人员询问是否是医院会员,记者称自己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并不是会员,当即遭到该工作人员回绝。工作人员称只有是本整形医院会员,才有资格向本医院咨询师咨询美容整形事宜。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必须一次交满68000元的入会费,才能享有咨询美容整形的资格。见记者面露难色,接待人员又作了补充:“或者你有亲戚朋友是会员,他们愿意把卡内的钱给你用,也是可以的。”

  这时,前台出现几名顾客,有专人带她们上了二楼。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们都是该整形医院的会员,成为该整形医院会员有种种好处,68000元是基础的入会费用,后续产生的任何整形手术费用都可以从这68000元当中扣除,会员可以自己决定费用的使用范围。

  “只需要一支肉毒素就可以解决问题,原价8000多,会员打折后大概7000多元就可以。”如果按照这个价格计算,68000元会费仅是做几次微整形项目就所剩无几了。

  当记者询问目前拥有多少会员时,接待人员思考了片刻给出答案:“会员有1000多名,当然,大都是普通会员,重点客户有100多。”关于普通会员与重点客户的区别,接待人员则不愿透露。

  安徽皖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曹采峰表示,交会员费才能就诊的做法属于“霸王条款”,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违反了交易公平原则。曹律师表示,以现在公立医院持卡看病作为参考,持卡人自主决定卡内的钱款数量以及怎么使用卡内钱款,持卡人有决定权。

  合肥艾雅整形美容医院,位于包河区恒兴广场。据该院网站介绍,该院是北京艾玛医疗整形分院,由中国医学院科学学院博士后丁小邦团队及专利技术与台湾艾玛国际投资集团联合打造的整形美容机构。

  在恒兴广场四楼的艾雅整形美容医院,前台的工作人员上前接待记者。在得知记者并没有提前预约时,该人员便询问记者是如何知道艾雅整形医院的,并声称合肥艾雅整形医院从来不做任何广告。

  随后,记者询问是否可以联系一下北京丁小邦团队整形医生,欲咨询美容整形事宜。

  该院前台工作人员回答记者,在没有入会成为会员之前,不能享有该院的美容整形咨询资格,而且入会费用都是68000元。艾雅整形医院的顾客都是从会员开始的,由会员带来的新顾客也可以享受会员的咨询资格。

  该工作人员称,艾雅的整形团队是来自北京的专业整形团队,不像韩美整形医院是莆田系的医院。记者致电北京艾玛整形美容医院,其工作人员称,合肥艾雅并不是其分院,而是合作关系。

  合肥市消协工作人员称,整形医院的这种做法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关于入会费,消费者有权利明晓入会费用的性质以及用途,后期成为会员后,消费者有权利自主决定入会费用的使用范围。

  记者通过安徽维多利亚整形外科医院(下简称安徽维多利亚医院)网上在线服务咨询皮肤微整形项目,但对方并不回答具体问题,而是着力宣传该院的彭卫东教授是安徽省职称最高的医生,如果想要预约,上午还剩余2个号。

  当记者报出手机号,接待人员却找不到记录,接待人员带着疑惑表情直接带记者去见咨询医生。

  跟随工作人员,记者进入一间装饰典雅的办公室,一位身着白大褂的三十多岁女士(名片上的职务为“形象设计师”孙某)接待了记者。

  记者表示要见网上预约的彭卫东教授,孙某则称,彭教授是皮肤科主任,并随即转移话题:“我要给你的皮肤做做检测,看看是什么情况。”

  记者再次追问:“彭主任在合肥吗?”孙某称:“在合肥。他这两天出差去了,到我们台州维多利亚。我看看日历,他应该明天回来今天下午回来。因为他不知道你皮肤的情况,我们要先看看,做个检测。”

  那么彭卫东究竟是谁?在安徽维多利亚医院网站上公布的六名医生中,彭卫东等三名医生未能在国家卫计委网站上查询到对应的维多利亚医院医生的执业资质。

  合肥市卫生局工作人员称,按常识,医生没有“职称最高”的说法。而且如果医生在某家医院执业,那么在国家卫计委网站上可以查询到资格,如果不能查到注册资格,就可能是假的;如果跨区域多点执业,则必须要进行备案。

  位于合肥百大CBD的“崔劲松微创整形”,是一家开设在写字楼里的医院,大厅里没有接待人员,几位医生坐在一角休息,也有刚刚做过整形手术的顾客坐在沙发上输液。

  记者走进咨询室,负责咨询的“美学设计师”正与一位顾客谈论剖腹产疤痕切除手术。女顾客看来有些犹豫。美学设计师:“想做就做呗,你老公什么意思?你老公长那么帅。而且这个价格会越来越高。刚才给你看的这个切的,18000元。”

  女顾客还是决定秋天再考虑手术,正要离开,美学设计师突然说:”你皮肤要做做呀。你底子不错,但是发黄,不白。做做微针,做做水光针,要保持再接再厉,就因为你家男人太帅了。”

  安徽省医学界人士刘强(化名)告诉记者,整形美容界的混乱,确实应该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当前最为突出的,首先是虚假宣传,一些整形美容医院拥有所谓的民间机构颁发的荣誉,而这些机构没有在官方备案就对外大肆宣传;其中的一些医生还有最高、最好之类的头衔宣传语,对消费者起到相当的误导作用。”刘强称,多点执业、跨区域执业且未能在当地卫生部门进行备案,这些现象也较为多见。

  记者采访的多家医院中,其网站宣传医生头衔众多,可有的根本查不到其对应的该院执业资质,而有的则以专家吸引消费者前往就诊,可专家却未能出现。在劝导中,几乎每家医院都是在卖“疗程”,却从没有人说明可能会产生哪些不良反应或危害。

  对于整形医院所使用药品是否拥有正规的进货渠道和发票,合肥市药监局方面表示,药监局对此进行监管,药品进货渠道要通过有资质的企业批发进货,对上下游的发票都有规定,如果检查的话肯定要查。

  刘刚认为,整形美容的暴利主要来源于对肉毒素、玻尿酸等药品价格的不透明,进价十几元、百元的卖一万多,没有正规的进货凭证和发票,尽管民营医院可以自主定价,但是定价也要去物价部门进行备案,而操作人员的水平参差不齐,更是导致大量医患纠纷及事故的出现。

  女子做“巨乳缩小术”手术后,发现乳房一大一小;宣传治疗后可以让人年轻10岁,结果女子信以为真,但花了钱后发现根本没效果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从法院获悉,近年来,类似这样因整形而引发的纠纷屡见不鲜。在此,记者希望通过以下几个案例提醒广大消费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为了自己的健康,整形美容请务必选择正规的大医院。